当前位置: 球王会官网 > 白山市
白山市

“东升西降”:习近平的后疫情时代中国崛起蓝图

来源:http://dede.com 日期:2021-09-07 20:16 浏览量:
随着习近平考虑在后新冠病毒大流行时代确保中国的繁荣和影响力,他已摆出一副自信的姿态,称中国正面临着“东升西降”的大趋势。 但这位中共领导人也在内部向官员发出一个直率的警告:不要忽视我们的竞争对手,尤其是美国。 据一个政府网站上周发表的中国西北地区一名县级官员的发言,习近平说,“当今世界最大的乱源在美国。”这名官员还引用习近平的话说,“美国是我国发展和安全的最大威胁。” 在与习近平关系更近的高级官员最近的类似公开言论中,这些警告也得到附和,它们加强了一种认识,那就是,在其他国家继续与大流行病作斗争的同时,习近平正在如何为中国大步向前寻找信心与谨慎的平衡。 习近平的两面性表态,反映的是一种让中国保持警惕的努力,因为尽管在国内取得了成功,但中国在华盛顿和其他西方国家的首都面临着严重的不信任。虽然中国正在日益强大起来,但习近平说,许多方面仍存在“西强东弱”的情况,这个说法出现在地方党政网站最近发表的官员发言中。 本周晚些时候,习近平将推出一个为中国在新的全球环境下确定发展方向的长期蓝图。中共控制的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于本周五在北京召开为期约为一周的年度会议。 “在创建一个持久的个人政治遗产上,习近平给我的印象是既残酷无情,又小心谨慎,”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研究中国问题的政治学助理教授溥德(Dimitar Gueorguiev)在接受采访时说。他表示,在中国领导人眼里,该国“应对新冠病毒的做法对中共来说,是一个如何在短时间内集中力量,强制执行一项计划的教科书式的真实例子”。 习近平和其他中国领导人最近对可能会妨碍他们野心的短期和长期的挑战都有描述。拜登政府已发出信号,表示要在人权问题上向中国施压,并在技术发展和亚洲区域影响力方面与中国竞争。在国内,中国正在努力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并试图改革经济增长模式。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需要太多的投资和能源,但收益已变得越来越小,污染却很大。 北京也在香港看到了威胁,中共对香港加深控制导致的愤怒已经引发了2019年长达数月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为强调习近平对任何政治挑战的强硬路线,中国立法机构看来已准备为香港大幅修改选举规则,以消除这个英国前殖民地残留下来的地方民主。 2019年12月,抗议者聚集在香港街头举行示威活动。中国立法机构看来已准备支持香港大幅修改选举规则的计划。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也将在明年面临本国领导层的一次大变动,现年67岁的习近平看来很可能会要求第三个五年任期,这将打破为毛泽东和邓小平之后的领导人设置的任期限制。 中国领导人抓住了国内遏制新冠病毒感染的成功,将其作为习近平自上而下高压统治正确性的证明。成功地从大流行病中走出来后,习近平将考虑进一步将权力集中在自己手里,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政治学家王惠玲(Lynette H. Ong)说。 这次人大会是中共今年的政治表演的一部分,目的是强化这样一种观念,即习近平对于带领中国安全度过重大变动时代是必不可少的。中国官媒最近称赞习近平消除农村贫困的运动是一个巨大的成功。他在本周提醒党员干部,要在他的领导下团结起来,对他的议程表现出忠诚。 “面临的风险和考验一点也不会比过去少,”习近平在官方报道中对聚集在北京的一群年轻官员这样说。“我们党依靠斗争走到今天,也必然要依靠斗争赢得未来。” 习近平将在今年7月主持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庆祝活动,这些活动可能会把他描述为像毛泽东和邓小平那样的历史性领导人。为这些成功增添光彩的,还有中国明年举办冬季奥运会和创建轨道空间站的计划。 按照习近平的说法,中国与恢复自己应有历史地位的目标已经一年比一年近了,而那些已经拥有强权地位的国家正受到国内问题的困扰。
据一个网站报道的上海复旦大学党委成员周晔在最近一次会议上的发言,习近平在去年年底敦促官员们“认清东升西降的大趋势,中国之治和西方之乱的鲜明对比”。 多年来,习近平和其他中国官员有时会使用这些神气十足的语言来描述东方与西方之争。但近几个月来,中国官员使用这种语言的频率明显增加,突显了中国政府充满自信(用批评人士的话说叫傲慢)的样子。 保持经济健康将对这种自信能否持续下去至关重要。政府顾问暗示,如果一切顺利,未来五年的年均增长率可保持在5%或更高。
江苏连云港的一家钢铁厂。中国正在努力改革过多依赖投资和能源消耗、收益低污染高的经济增长模式。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但北京的经济顾问们说,除非中国提高创新能力,减少对重工业和基础设施投资的依赖,否则可能无法维持这种增长速度。
中国还面临着严重的人口挑战。几十年来,中国一直受益于涌入工厂和城市的年轻劳动力。但中国的人口老龄化将对养老基金、医疗保健,以及积累起来的存款有越来越大的需求。
这些经济压力可能会在未来几年侵蚀公众对中共的支持,斯坦福大学教授魏昂德(Andrew G. Walder)说,他对中国面临的《对未来有重大影响的决定》(Fateful Decisions)一书有贡献。“我们不应该过多地被公众认可中共业绩的稳定性所麻痹,”魏昂德说。 北京领导人的注意力似乎更多地集中在美国身上,他们认为无论谁担任总统,美国都决心要阻止中国的崛起。
特朗普政府限制中国企业获得美国技术的做法已让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们担心。许多人说,美国将通过限制中国获得所谓的“卡脖子技术”——先进半导体技术以及制造这些技术的机器——来继续试图遏制中国。 中国面临严重的人口挑战。中国人口老龄化将对养老基金、医疗保健,以及积累起来的存款有越来越大的需求。 Wang Zhao/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美国遏制打压是一大威胁,”曾在最早暴发新冠病毒的武汉执行习近平政策的安全官员陈一新说。陈一新今年1月向官员们传达习近平讲话时使用军事术语强调了这种威胁:“既是遭遇战也是持久战。” 习近平解决这些问题的计划是扩大国内的创新和市场,以减少对高技术进口的依赖。但是,创建起设计和制造先进技术零部件的能力需要很多投资,而且并不能保证成功。
实现习近平计划的可能性还取决于官方宣告中从来不提的问题:他打算统治多久?他将任命谁来接替自己?
2018年,习近平在全国人大强行通过了取消国家主席任期的修宪法案,为他以国家主席和党总书记的头衔超过十年继续掌权铺平了道路。对于习近平将提升谁或哪个帮派的人为潜在继任者,中国的政治和经济精英们私下里可能变得越来越心神不宁。 但他也有可能统治很多年,这会让他的决定或错误判断的后果尤其重大。
“内部现在没有多少反对的力量,没有什么反对力量,”上海的历史学家萧功秦在电话采访中说。“所以领导必须是个明白人。”